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新闻阅读
  • 校友风采||三十三:助农筹马维祥:依托平台,让农民有尊严地笑着生活
  • 来源:校友会 发布人:管理员 发布时间:2020-01-06 11:07 阅读:307次
  • 校友名片

     

    马维祥甘肃玉门人黄河科技学院2014级会计专业校友,金漠湾实业有限公司创始人,助农筹科技有限公司CEO

     

    “初长成”

    作为全乡走出来的第一名大学生,马维祥于2014年考入黄河科技学院这件事,在入学率仅为20%的甘肃省玉门市独山子东乡族乡无疑是“大事一件”。

    入学后,得益于黄河科技学院浓郁的创新创业氛围,这位自独山子走出来的西北小伙也开始有了模糊的创业梦。

    在一次创新创业基础课上,马维祥产生了将家乡的黑枸杞带到郑州来卖的想法,与老师沟通过后,他满怀欣喜地展开了相关市场调研,自此,背着书包马不停蹄地跑市场便成了他的生活常态。

    但一开始并不顺利。

    “由于我的普通话不标准,推销产品处于被动,常常被拒之门外。”他说。

    大概是一种满腔热血被一次次泼冷水的感觉。不过,好在这位西北小伙儿韧性十足,心中初生的创业火苗并没有轻易被浇熄。

    在又一次被浇冷水后他开始尝试换位思考,以买家的身份去门店沟通,来学习具体的销售技巧和沟通技巧。

    时间继续向前走。

    到了2016年,凭借黑枸杞的品质优势和价格优势,再加上本身质朴的气质,马维祥逐渐积累起了一部分客户,并形成了自己的一个小商业圈。随着产品销路的逐渐打开,他在老师的指导下注册了“金漠湾”商标,开始让家乡的黑枸杞有名有姓地销往全国各地。

    2018年,马维祥被评为首届“河南最美大学生”,在河南电视台演播厅做演讲的时候,他第一次了解到:原来不止自己的家乡存在滞销农产品,中国的很多乡村都存在类似情况!

    由此,他开始将眼光从自己的家乡转向全国的滞销农产品,“我开始去想,到底怎样才能把这个苦难解决掉,让中国最底层的农民能够微笑着有尊严地活着。”

    随后,在河南省大众创业互联网+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中,经大学生创业导师蒋华勤的引荐,马维祥结识了“深圳吃货”的创始人于健,一番深入沟通之后,两人一拍即合,决定合力打造“助农筹”项目。

    “于健是技术出身,可以提供技术上的支持,然后由我来负责农业的各个链条,我俩互补起来真的是特别好,而且还志同道合。”马维祥介绍说。

     

    再发展

    既然初衷是为了切实替滞销农产品找寻出路,那么,把控核实求助信息的真实性一定会是非常重要的一环。

    “平台上每天都有好多农户留言,我们也不知道哪个才是真实的,所以只有当地的政府为我们做背书,并提供公函,证实农户确实是贫困户,产品也确实滞销,我们才会在平台发布求助信息,去尽一点绵薄之力。”马维祥说。

    除此之外,助农筹也具备一些不同于市场上其他农产品项目的特质。

    “我们平台的产品是从农户的田间地头直接到消费者手中的,没有任何中间商,而且我们的一些农产品是现摘现卖的,你下了订单,第二天农户去地里面采摘完之后直接从原产地发货,所以你尝到的是真正有机的、原汁原味的农产品。”马维祥介绍道。

    想要实现这样的运作形式并不容易,必须在充分了解当地情况的基础上才能实现。

    为此,就需要助农筹团队的工作人员逐一深入到当地的乡镇中去。他们在各个地级市设立站长和会长,站长通常由比较了解当地农产品的当地人担任,会长则负责做推广,再结合当地的农村电子商务服务站,来打通供应链环节,并配备客服来解决各种售后问题,这么一环环扣下来,才顺利保证了整个服务流程的完整性。

    目前他们已经在全国搭建了18个办事处,覆盖1000多个乡村。

    “虽然是帮助农户解决农产品滞销问题,但我们一定要把质量和价格把控好,既不辜负老乡也不辜负消费者的信任。”马维祥强调道。

    同时,马维祥与团队还在平台建立了爱心制,类似于支付宝的爱心芝麻信用,用户在平台的每一笔消费都会累积相应的信用值,作为未来衡量农民工返乡创业过程中所需要的爱心贷款、助农贷款的衡量标准之一。

    “现在我们平台只有200多万粉丝,等我们达到一千多万的时候,助农保险、助农贷款等各个体系也都会逐步完善。”

     

    带头人

    如今,在学校领导的大力支持下,家乡为马维祥对接了两万亩的土地来专门种植黑枸杞,覆盖到两个乡镇。

    在解决黑枸杞滞销问题的同时,他也在做另外一件事,“家乡当地的白兰瓜特别有名,但是从来没有走出去过,我们注册了这个产品的品牌,并通过政府的帮助,将此产品纳入了金漠湾公司,未来,白兰瓜也会成为金漠湾的拳头产品之一。现在的情况是,老家有一个乡镇专门来种这个瓜,未来可能是N多个乡镇来做这件事。”马维祥显得有些兴奋。

    据了解,不久前,马维祥成功入选为玉门市的创业带头致富人。在以前,很多人都不知道玉门是个什么地方,也不知道东乡族是个什么样的民族,但经过近几年马维祥不断的推介,已经有越来越多人知道了这样一个民族的存在,甚至有很多人开始去了解东乡族的饮食习惯。

    从为了减轻家庭负担把自己家里的黑枸杞拿出来卖为开端,到陆续有乡里乡亲请他帮忙销售,就这样一点一点累加,马维祥的销售工作逐渐扩展到整个乡镇,整个玉门市,现在,甚至走到了全国。

    “所以我感觉这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情,虽然做农产品比较累,而且各方面也比较困难,甚至到现在我父亲也一直不支持我创业,但我自己很坚定,我一定要把家乡的产品甚至更多的产品带出来,让中国底层的农民都能够有尊严地笑着生活!”

     

    “尴尬”事

    整个创业过程中,有一件事始终让马维祥“耿耿于怀”。

    2014年,正处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热潮期,当时注册公司尚不需要验资,马维祥便将注册资金填写为了100万。营业执照下来之后,他在开心激动的同时,更是在QQ空间、微信朋友圈一通转发,谁知,家乡的人便因此认定他是进了传销,“一个大学生,哪儿来的一百万注册公司?”

    等他假期回到家乡的时候,乡里乡亲都绕着他走。有一次马维祥好不容易谈下了一单大客户,并约定好货到付款,但当他跟村里的种植大户谈供货的时候,由于大家认定他进了传销,说什么也不愿意给他供货,不仅单子丢了,还因此失了信。

    这对于非常看重自己家乡的西北汉子来说,误解带来的伤害似乎比外界以为的还要大。

    “当时压力很大,觉得自己很不舒服,想放弃。”他停顿了一下,幽幽说道。

    导师开导他要换位思考,并提醒他把项目做大做好才是证明自己没有进传销的最好方式,数次劝导之后,马维祥才渐渐走出低落的状态。

    转眼一年多过去了,通过参加各种创新创业大赛以及媒体的报道,乡亲们才慢慢开始认可了马维祥做的事情,也陆陆续续有乡亲找到他,说起自己家的黑枸杞卖不掉了,能不能帮忙出售,并表示卖完再给钱都行,至此,“传销”这顶沉重的帽子才算是摘掉了。

    压力之外,也有感动。

    在马维祥注册了公司之后,对于一个本就没什么钱的在校生来说,公司所需的报账及代理费等各项支出无疑都会加重他的生活负担,于是,他开始想把公司注销掉。

    但他并不能拿得出注销公司所需要的一千块钱,思前想后之后,他决定向一位老师求助。

    “那个老师我只见过一次面,但当我跟他说了这个事情之后,老师二话不说直接给我转了一万块钱,我问,老师不打欠条吗?他说不用打,我相信你的为人。当时我真的很受感动。”

    如今,这种感动正以另一种形式“传递”着,并继续散发着它的影响。

    “现在三不五时也会有学生跟我借钱,每当他们表述自己难处的时候总会让我想起自己当时的情况,然后就会再一次被触动,毫不犹豫把钱借给对方。”

    这种“感动”的传递,在人心愈发淡漠的当下,无疑是冬日里的一抹暖阳,一抹有机会一点点融化人与人之间信任坚冰的暖阳……

    (来源:大豫创业者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