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新闻阅读
  • 校友文苑 | 阿心作品《好警员坏警员》
  • 来源:校友会 发布人:管理员 发布时间:2019-06-13 08:45 阅读:469次
  •  

    好警员坏警员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阿心 (匈牙利)

    新年伊始,匈牙利放假一天,与几位朋友约好,驱车前往边境的小城泡温泉。曾去过一次,小城温泉比不上闻名遐迩的黑维斯,可也小有名气,温馨舒适。

    从不记路,又忘带地图,下高速公路,走着走着,我们迷路了。想问路,大过节的,且是隆冬的清晨,街上空无一人。

    车开到一个小镇,邮局前停着一辆警车,我说:“只好问警员了。”几位异口同声地说:“别去!别去!”口气近乎命令式。

    看我一头雾水,一位老布达佩斯说:“你是真傻还是装傻?警员躲都躲不及,你还送上门去。这不没事找事儿吗?”

    身处异国多载,一些同胞遇上警员就紧张。象条件反射,第一反应就是躲着点,绕着点,远离他们。

    我却有点二,猛地拉开车门,奔向警车。车上坐着两个警员,一个年轻,另一个年老。我轻声说:“早上好!”年轻的说:“你好!”我问:“可以帮助我吗?”年老的点点头:“当然可以!”我想问,附近有个温泉,路怎么走?一着急,忘了温泉这个词,竟语塞。两位警员对视一下,和气地问:“你要去哪里?”我只好迂回说:“许多人泡在很热很热的水中,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。”同时,双手比划着脱衣服、游泳的动作。他们终于懂了,也笑了。年老的拿张纸片写了个地名,我眼睛一亮:“就是它!”怎么走呢?他俩觉得说不清,稍作商量,便说:“跟我们车走吧!”我说:“谢谢!”

    回到车上,我乐呵呵地说:“走吧,哥儿们,警车为我们开道呢。”老布达佩斯开着车,皱着眉问:“塞钱了?”我摇头。老布达佩斯说:“坏事!我们被盯上了,到时候他们八成要敲钱!”我说:“布达兄,不会吧?我看他们挺和善的。”

    一位在南非闯荡过的小老弟摇着头说:“怕是笑里藏刀吧?南非的警员大白天敢到你店里敲钱。我的商店夜里被砸了,报警,警员装模作样地勘察了现场,做了笔录,折腾了半天,不了了之。即便抓住了小偷,他们也很快就放了。”

    乌克兰说:“乌克兰的高速公路上,警员拦车,不交买路钱别想走,跟土匪差不多。”乌克兰不姓乌,是小老弟的妻子,因从乌克兰过来,获此雅号。

    “简直是警匪一家!”小老弟愤愤地说。

    老布达佩斯说:“天下乌鸦一般黑。前几天我遇上警员,二话不说就开罚单,实在找不着茬了,说是没换冬季胎。”

    “这样的事儿,我也碰到过。”我说。一次遇上查车,什么问题都没有,警员东拉西扯,就是不放行,我急着去办事,拿起笔,要抄他们的名字和警号,警员立马挥手让走人。

    小老弟忽然说:“不知道你们遇到过没有?警员来店里要‘咖啡’喝?”

    老布达佩斯撇了一下嘴:“唉!家常便饭了!这时候,你必须问,要一杯‘咖啡’?还是两杯‘咖啡’?”

    “什么意思?布达兄?”进服装店要喝咖啡?我不懂了。

    乌克兰年纪轻轻,却很老道:“警员要一杯‘咖啡’,就是要一万福林。要是两杯‘咖啡’,就得给两万福林。”福林是匈牙利货币。

    “这都什么土匪黑话啊?”我愣了一下,反驳说:“也不全是这样吧。我有个朋友仓库的货被偷了,警员连夜出击,很快破了案。朋友过意不去,趁握手时塞钱给警员。人家坚决不要。朋友要请客,警员还是回绝了。”朋友说的一个细节,我清楚地记得。当时,那个警员的手触到钱,像被烫了一下,猛地抽了回去。

    三人一脸懵呆。乌克兰眼睛睁得滚圆,说:“有这事?”小老弟说:“反正我没遇过几个好警员。”老布达佩斯肯定地说:“依我看,这次警员必定要敲钱的。你等着,一会儿有好戏看!”

    我脸上有些挂不住:“咱们打个赌吧!如果他们敲钱,今天午饭我请客,这个温泉快餐店的古亚什汤很好喝。”

    说着吵着,一片苍青翠柏环掩映中,一座造型别致的红瓦房在眼前,到温泉了。我独自下车,向警员道谢。两位警员温和地挥着手:“不谢,再见!节日愉快!”“新年快乐!”脸上始终挂着自如地微笑。

    警车开走了,我拉开车门,颇为得意地说:“女士们先生们,快出来吧,我赢了!”

    三人怔住了。半天,才缓缓出来,眼光充满疑惑。

    “真的没有?”小老弟的右手拇指快速滑过中指和食指两下,标准的要钱动作。

    “没有!”我拍着胸脯说。

    老布达佩斯连连摇头:“不正常,绝对不正常!”乌克兰说:“难道我们遇到白乌鸦了?”

    氤氲腾升的温泉里,小老弟两口子还在数落着警员的种种劣迹,我的布达兄饶有兴趣地传授着一肚子的防“敲”宝典,脑子却不时在那件事上徘徊,嘴里喃喃地说:“不正常,绝对不正常!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校友阿心介绍:

    阿心,本名翟新治,1987年毕业于黄河科技学院中文专业。1983年,与人合著作品集由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。1991年出国,现居匈牙利布达佩斯。

    原郑州市作家协会会员,现任匈牙利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、中欧跨文化作家协会会员。出国前,发表过短篇小说、小小说、散文等多篇。旅居海外后,在当地华文报纸及海内外报刊上发表过反映旅匈华人生活的散文、小小说、随笔等百余篇,其中《越洋电话》《没有警察》《娘家》等数篇被国内多家报刊转载。部分作品获得海内外文学奖项。曾在海外媒体上办过《阿心手记》专栏。作品集有《爱按门铃的劳尤什太太》等。